第二节 祠堂 一、祠堂历史 悠久绵长
发表时间:2011-09-20  信息来源:杏坛

中国古人便有建庙堂祭祀祖先的风俗,皇室所建庙堂称作宗庙,士大夫之家的庙堂称作家庙或宗祠。

我国周代便有严格的宗庙制度,《礼记•王制》中有记载,天子七庙:太祖、三昭、三穆;诸侯五庙:太祖、二昭、二穆;公卿三庙:太祖、一昭、一穆;士一庙,祭太祖。“庶人无庙”,只“可立影堂”,“祭于寝”,而且只许祭三代。到秦代,秦始皇尊君卑臣,宗庙成为天子专有,臣民“无敢营宗庙者”,士大夫也沦为无庙一族。但祖宗不能不拜,至汉代,士大夫便“建祠堂于墓所”,于是,现代意义的家族祠堂始盛行。但这种“祠堂”,充其量只是拜祭先人的一个场所,并没有后代祠堂宗族管理的作用。魏晋至隋唐时曾一度禁止建私祠。至宋代又允许官员立家祠,成为家祠堂,到了元代,开始流行诸祖供于一祠的宗族祠堂。明嘉靖十九年(1536),礼部尚书夏言上疏建议改制,“乞诏天下臣民冬日得祭始祖”、“乞诏天下臣民建立家庙”,之后,庶民才有了建宗祠、祭世代的合法权利。

作为我国传统文化中特有的形式,民俗学家认为,祠堂是“用自己存在的方式诠释时代文明”,从某个层面来讲是一个地方经济发展水平的象征和民俗文化的代表。作为中国民间保存最好的一种古建筑群体之一,祠堂留给后人珍贵的历史、文化研究价值,是我们解读古代文明的一种途径。

顺德兴建祠堂,始于宋元,盛于明清。清代中后期,大小宗祠遍布城乡,为数逾万,构筑宏丽,建造精美,广东俗语素有“顺德祠堂南海庙”之说,可见顺德祠堂的盛况,它们同时也是顺德当时繁荣富庶的其中一个明证。要了解顺德近代历史不可不看顺德祠堂。

杏坛是顺德现存古祠堂最多的镇之一,各乡各村均有明清时建筑的古祠堂,尤其以马齐、逢简、昌教、古朗、右滩、光华、麦村、东西马宁、杏坛、龙潭、吉祐、南朗、桑麻等地为多。这些祠堂多建于明、清两代,历经数百年风雨,部分建筑至今保存完好。它们往往是整个村庄中最为灵动的部分,在历史与现实之间迢迢暗递,诉说着杏坛数百年来的历史与变迁。

古时候,杏坛每一宗族,必建宗祠一座,大族者建祠堂数座甚至数十座。祠堂的建立,原是为了祭祖,祭祀是为了追祖德,报宗功,这实际上是强化人们不忘根本、回报根本的思想,是中国人教化后人的一种特殊方式。

在古代,祠堂祭祀还有激励子孙的功能。对祖先的思念之情和对父辈功业的自豪感,可以支撑这个家族的后代为了家族的名誉、地位和荣光而付出巨大努力。于是,宗祠又成为了家族系统的一种硬标志。那时祠堂的建筑格局有严格的制度,族中有人金榜题名,“青衣换紫袍”,这个宗族盖的祠堂才能“竖旗杆”、开“三山门”、设置“门当”、“户对”,各种设置还要与其人官位相应。这样祠堂的存在就为人们光宗耀祖提供了一定的组织和表达形式,所以各宗族都将后代的教育摆到了重要位置,从而形成了杏坛繁荣的祠堂耕读文化。当时各祠堂都置有祭田或商铺,其收入除供族人祭祀外,还为生童提供应试卷金、会试路费。这无疑对较为贫困生员、举人有一定帮助。每年的节庆,祠堂的祖业收入都拿出一部分钱来,按男丁每人一份分发猪肉(俗称“太公分猪肉”——人丁一份)

为了能在祠堂前竖旗杆,不少“族中老大”都极关心同族人的教育,常会在族中设私塾,邀有德之士行圣人之教。杏坛历史上人才辈出,历代就出过2个状元、59名文武进士、300多位文武举人、过200个贡生,究其原因,一来是杏坛文风鼎盛,乡民重教育、重科举,二来与众多的祠堂不无关系。反过来,由于读书发家的人多,祠堂也得到了更好的建设和维护,所以杏坛留下的古祠堂也就特别多。

解放后,杏坛许多祠堂都一度改为乡村的小学,这也可算是耕读文化的延续,至今仍有不少成名成家的杏坛人对在祠堂度过小学的快乐时光念念不忘。

传统的中国社会是一个以农为主的社会,国家对社会的治理实际上也主要是对乡村社会的治理。但是,直至清末以前,中国的地方政权仅止于州县,乡村虽然有过邻、里、保、甲等设置,但仅是一种地域单位。从这个角度说,乡村在相当程度上保持着“自治”状态。因而,国家对乡村的治理多依靠宗族管理。

宗族管理的依据是宗法制度。我国的宗法制萌发于商周时期,它是由父系氏族社会的家长制演变而来,它以血缘关系为基础,用崇拜祖先来维系亲情,在宗族内部区分尊卑长幼,并规定继承秩序以及不同地位的宗族成员享有不同的权利和义务。到宋以后,在张载、朱熹等人的推动下,旧宗法制与礼教、政权、神权、夫权、族权相结合,形成了以修宗谱、建宗祠、置族田、订族规为特征的新宗法制,而祠堂也在宋明后发展为宗法制度的具体表现形式。

当时,每年举行祭祀仪式,族中尊者要宣读宗规祖训,这都是根据当时社会价值观制定出来的道德标准,包括忠、孝、礼、义等。有些严格的宗族每逢初一、十五,族中长辈还要集中年青一辈进行训谕,反复宣讲孝义之道,以免子弟犯错,这都起到了用当时道德标准约束族人的作用。

祠堂还具有执法功能。族规是家族的法律,家族可以对越轨者执行惩诫,而这种惩诫也在祠堂进行。杏坛人的族规都很具体,大的有伦理道德方面的准则,如忠君敬宗,孝敬长辈,安分守己等,小的有行为规范方面的约束,如不许酗酒赌博等,若有作奸犯科、违背祖训者就要受到惩罚。惩罚视情节轻重从训斥到几十鞭笞不等,多以惩使之戒为目的,对族人的惩罚最重就是出族,但一般没有传说中要人命、沉猪笼那么残忍。

正因为当时宗族对族人的约束都很严,族权在族人心目中的地位十分崇高,所以鲜有敢于作出越轨之事的人。由于大家都很循规蹈矩,不敢做出有违族规族约的事情,因而保证了一定范围内的安定和经济发展。明清时顺德发展为“岭南壮县”,严格的家族管理起着不可忽视的作用。

宗祠作为古代乡村治理的一种民间机构,除了行教化,亦做一些实际工作,如县衙征收赋税等事宜,就是借各族宗祠进行。杏坛是水乡,防洪甚为重要,各宗祠便也负有在关键时刻集众抗洪救灾的责任。

祠堂在发展的过程中,也曾产生不少负面的东西。它是封建礼法、封建族权的象征,带有压迫性质,有的封建把头利用这象征,鱼肉乡民,迫害反抗者,挑动宗族之间的争斗,不少祠堂在历史上也曾充满血腥的惨剧。

今天,祠堂越来越成为单纯的民间活动场所。现在许多修葺一新的祠堂平时也大门敞开,村民及游客都可自由出入;不少祠堂都挂上了“老人康乐中心”的牌子,供村中老人作娱乐休闲之用;村中的棋曲同好,也经常聚集在祠堂开展活动;而杏坛人遇上红白喜事,也还喜欢选择在祠堂摆酒大宴亲朋。

祠堂作为一族圣地的象征,常常牵动每一位游子的心。杏坛许多远居海外的赤子回到故乡,第一件事便是到祠堂向祖宗告知其平安归来。现今还不时有流落海外的杏坛人从世界各地回来寻根祭祖,认祖归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