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逢简
发表时间:2011-09-25  信息来源:杏坛镇宣传文体办公室
    如果,逢简是本千年古书,那,散落乡间的景点,便是可圈可点的佳句。
    如果顺德的工业化是个奇迹,那,寂静的逢简,便是一口古井,让人畅饮甘露的同时,顿悟奇迹的源泉。
    走进逢简,都市的喧闹悄然褪逝,剩下的,只有虫唧鸟鸣,小河汩汩,蕉叶沙沙。人,恍似不经意拿起一把魔镜,竟将千年间如烟往事一一洞悉。
    讲起逢简的历史,可追溯到西汉。因为,出土的梅花鹿骸骨可作证。要说逢简的辉煌,就应从南宋算起。因为,这牵扯到一个人。他,就是李仕修。这位从南雄迁移过来的汉子,在逢简安顿下来后,发现此处河涌纵横,水网交织,一河两岸,来往不便。于是,他斥资建桥。所谓“瓮石桥五,以利行人。”从此,“市集辐辏,贸迁得所。后生五子,以应其数”。看来,为善积德,确能福有攸归。他大概也没想到,便己惠众的几座小桥,竟成为千年后逢简的开发资源和标志之一。
    另一位影响深远的人物是梁起。他本是河南汴梁人。宋末元兵铁蹄扬尘,中原板荡,素有良将之风的梁起捋袖奋起,请缨抗敌。于是,朝廷拜他为忠顺大夫岭南招讨使,挥师南下。后大宋国灭,救国无望,他遂隐居逢简,屡征不就,且书一联:掬心未朽,愿效采薇于箕山;洪运中兴,乞许行吟于泽畔。对联文简意深,托志悠远。原来,他是咸淳年间(约1265年)举人,可见其文武双全。
    另一支族人刘氏也非等闲之辈。据说,他们是汉高祖刘邦的后人,逢简刘姓迁居始祖为应莘(1251—1324),宋进士,官至雄州刺吏。传闻祖上还出过一个探花。一些父老也曾看过“探花”一匾,可惜后来不知去向。
    不过,刘氏有传可查的名人,倒是明代万历年间的武进士刘琦。他在崇祯年官至云南都指挥使。也算是赫赫有名,威镇一方。
    自宋代始,逢简读书之风就浓。据不完全统计,小小一村,便出过进士10多人,举人近30人。有一家子甚至三兄弟都是翰林。更神奇的是,有家人更一气出了8个秀才。
    昔日巨济桥旁,有一座皇帝御赐的明代进士牌楼。那是因村人乔升修建皇宫有功,皇帝特赐牌楼,以彰其德。麻石为基,巨木为构,高达五层的牌楼,巍峨挺立,气势逼人,既有光宗耀祖之意,又能激励后人悬梁刺股,励志奋发,村民一直引以为自豪。可惜在文革期间被毁,只剩下一张模糊的照片,让人感叹连连。
    读书人多,私塾自然不少。老人们讲,昔日逢简读书声朗朗不绝,只是后来兵燹天灾,人们流离失所,只剩下残阳疏柳,败垣蛛窗。硕果仅存的“雍和书院”,也是残身半截。不过,灰雕仍精美可观,内容大多是渔樵耕读,挂角囊萤,淡雅清供,喜鹊春梅。
    文明的承传,即使在简陋如斯的白屋中也能薪火相递,其渗透力,也叫人叹服。因为,即使那私塾先生在感叹自己“半饥半饱清闲客,无枷无锁自在囚”生涯的当儿,也在将人类文明点滴传递,因此,只要人在,文明之火便难熄,便会创造出更上层楼的辉煌。
    逢简小桥众多,共30多座,最出名者,有三。
    李仕修本来共筑桥五座,其中三座早已湮灭无踪。现只有“明远”、“巨济”两桥。
    坐落在潭头坊的“明远桥”,红石为体,乃明代重修。一桥如珙,倒影若虹。石桥无言,任由芳草蔓生。“明远”二字,笔画历历。偶尔小舟穿桥,人在画中。
    明远桥畔至今拴马石仍在。可以想见,当时往来客商,饮马河畔,依树乘凉,小贩叫卖,确是一片繁嚣。不过,如今,只剩下一桥依旧,寂寂诉说昔日繁华。
    通体白石的“巨济桥”,就在直街村内。桥上柱头的石狮神情活现。雕花石栏,云海盘龙。桥身石阶平缓且略长,可踏步半,故又称步半桥。最引人注目的,是石栏上刻着“桥西一带,禁卖杂物,阻碍交通,严拿重罚”的石雕字样。村民介绍,字迹自清代就流传下来。现在,他们也恪守古训,自觉摆卖。倚栏四望,小舟,泊古桥。河水,流无声。岁月,如河水。逝者,如斯夫。
    在见龙村头,还保存着一座红石古桥:“金鳌桥”。相传,一位在朝廷任翰林院士的逢简人极想走一下只有真龙天子才能踏上的金鳌桥。一天,他与皇子在一起,谎称肚子痛。信以为真的皇子便背着他飞奔跨过金鳌桥。他得遂心愿。皇帝知道后,便知此人心思。不过,此人平时文才出众,人品淳厚,皇帝也没责怪他,于是顺水推舟,在他家乡御赐一桥,也叫金鳌桥。
    宋末大批中原士人南迁顺德后,为纪念先祖,同时,也为亲睦九族,序昭穆、别尊卑,无不修建祠堂。
    据统计,逢简现存大小祠堂仍有70多家,大多为明代风格。其中,始建于明代,占地2000多平方米的刘氏宗祠便是佼佼者。
    刘氏宗祠左钟楼,右鼓楼,乾坤二门,庄严素朴。推开厚重的大门,但见三进深的祠堂,阔大、宁静、幽深。前低后高的格局,暗喻后来居上。漫步其间,一股几百年积淀下来的古老气息扑面而来。
    麻石铺就的天井,几个小孩在嬉玩。两株五十多年的鸡蛋花树,虬枝犹花,散发着悠久的芬芳。
    另一座梁和之祠堂,乃梁姓保存较好的祠堂。灰雕精巧,画栋雕梁。若能善加修缮,必能引人如鲫。
    此外,风格独特的郭氏宗祠,众多房屋相联而建。青砖瓦房,镬耳大屋,道通门连,如客家围屋,在顺德,并不多见。
    漫步宁静、古朴的逢简,总让人幽思难绝。